要闻播报更多>>
百年思考更多>>
  • 1921年10月27日至12月1日,时任中国政府矿政顾问、农商部地质调查所研究人员的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与年轻的中国地质学家袁复礼等先生一起,在中国中央政府、河南省政府及渑池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对河南省渑池县仰韶村遗址进行了科学的考古发掘,发现了以磨制石器与彩陶为特征的史前文化,并...[详情]

  • 一九五三年,我带领一支考古队回到陕西搞发掘。北京大学的杨建芳、俞伟超也是那次来陕西实习的。第一班四个人,第二班七个人。邹衡是第一班的学生,是由夏先生辅导的。徐苹芳、黄展岳、俞伟超他们几个在龙首塬那边实习。那时候,我已经和陕西当地合作做了些“课题”,觉得陕西要做的东西太丰富了。号称...[详情]

  • 半坡遗址的考古发掘在中国考古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77年改属中国社会科学院)将陕西列为开展考古工作的重点区域。[详情]

  • 百年来,几代中国考古人兢兢业业、上下求索,踏遍华夏河山,不断编织着古代文化和社会的经纬蓝图。作为中国考古的一分子,山东考古也走过了同样历程。山东考古肇始于1928年城子崖遗址的发现。当年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对山东考古工作的开展是早有打算的,殷墟发掘期间即派人到山东做了实地调查。后来中...[详情]

“百年百大遗址”遴选推介更多>>
征文选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