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视力保护色:
穿过硝烟 看见你的底色——寻找八路军总部抗战轨迹里的红色密码
日期:2021-02-20 作者:刘翔霄、梁晓飞、柴婷 浏览次数: 字号:[ ]

新华社太原2月20日电 巍巍太行,莽莽吕梁。

“各位旅客,前方到站是武乡东。”火车缓缓停稳,太行山深处的武乡县迎来一拨远方的客人。

“过去不通高铁,干啥都比别人‘慢一拍’。有了高铁,人能进来,产品能出去,太行老区的好日子在后头呢!”武乡县砖壁村村支书李文军说。

这里,曾是八路军第一个敌后根据地诞生地,八路军总部等重要机构长期驻扎在此。

这里,群峰峥嵘,壁立千仞,曾是中国最贫瘠的土地之一。

斗转星移,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孕育的太行精神,在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浩气长存。

在砖壁村缅怀英烈

山西武乡县砖壁村,峭壁如林,易守难攻。抗战年代,八路军总部曾3次进驻这里,1940年在此部署指挥了名震中外的“百团大战”。

在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砖壁村,曾被任命为抗日儿童团团长的肖江河老人在自家门口。(新华社记者 柴婷2021年1月27日摄)

“1940年10月30日凌晨,我军向关家垴发起总攻,敌人的飞机盘旋在上空,狂轰滥炸无数次。经过两天18次冲锋,还是没有拿下,我军伤亡惨重。”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第一代讲解员崔韶光介绍,关家垴战斗是百团大战进入反扫荡阶段最为惨烈的一场战斗。

1996年,崔韶光见到了百团大战亲历者李德生。

“您最难忘的战斗是哪一场?”

“你去过关家垴吗?”“我们团增援上去后,只见满坡满沟,已经全部铺满了八路军的遗体。”

“那我们牺牲了多少人?”

老人面色凝重,默不作声,只伸出手掌来回翻动着,忽然泪流满面。

那一场战斗,成为八路军将士心中永远的高地。

百团大战打破了日军“囚笼政策”,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拖住了日军进攻我大后方的后腿,极大地振奋和坚定了全国军民的抗战决心。

这是位于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砖壁村的八路军总部砖壁旧址。(新华社记者 柴婷2021年1月27日摄)

在左权县找寻红色记忆

“此间一切正常,惟生活较前艰难多了,部队如不生产简直不能维持……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事情更多了……”1942年5月25日,写下这封家书3天后,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在掩护总部机关突围中壮烈殉国,年仅37岁。

为纪念左权将军,辽县易名左权县。在左权县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一张左权和妻女的照片引人注目,那是他们一家三口唯一的一张合影。

左权县史志研究室主任张俊平说,噩耗传来,妻子刘志兰悲痛欲绝,笔蘸血泪,写下了《为了永恒的记忆——写给权》。7年之后,左权母亲才得知,自己日思夜念的小儿子已为国捐躯。老人强忍悲痛,请人代笔撰文:“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

左权县文物局副局长姜杉说,包括党直接领导的中共中央北方局在内,八路军大小机关在左权县有160多个。“这些遗址遗迹中,60%都还保持着原貌。”

在高公村思军民血肉情

山西洪洞县高公村,朱德当年用过的一张炕桌,被群众保存了下来。76岁的村民李俊全指着炕桌上一处3厘米见方的浅坑告诉记者,当年朱老总寄宿李家祖宅,为处理抗战事务经常熬夜,有一次油灯不慎点燃了炕桌,留下这处“抗战印记”。

“1937年,八路军总部驻扎高公村期间,朱德曾给同窗老友戴与龄写信求助,借款二百元以救济老母。”洪洞县党史办主任张春悦向记者展示了这封信件影印件,“革命数十年,没有分毫私人积蓄,党领导的八路军就是如此忘我无私。”

爱人民的军队人民爱。

在太行山区,至今流传着许多“奶娘”养育八路军后代的感人故事。

这是位于山西省洪桐县辛村乡白石村的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旧址。(新华社记者 柴婷2021年1月26日摄)

山西红色文化研究学者戴玉刚向记者讲述:太行二分区政治部主任穰明德的孩子出生不久就被送到当地一位奶娘家。得知消息的日军穷凶极恶地找到奶娘家中,要她交出孩子。奶娘剜心绞肉般交出自己的亲生孩子,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日本鬼子的刺刀挑死……

这个获救的孩子名叫穰晋甦。在一份《太行奶娘》的口述回忆中,他这样说:“我出生在山西和顺,两岁多才回到母亲身边。母亲告诉我,没有奶娘就没有我,我就是太行山的儿子。”

在山西追寻红色足迹

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侵华战争全面爆发。

“1937年9月,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率部队东渡黄河,出师华北,创建了晋察冀、晋绥、晋冀鲁豫三大抗日根据地,抗战烽火燃遍山西。”山西省档案馆副馆长、研究员巨文辉说。

整个山西沸腾起来。不到一年的时间,八路军主力部队由入晋时的3万人发展到10万人。

“8年抗战,左权县男女老少几乎全民参战支前。”张俊平说,山西这样的县还有许多,是名副其实的“八路军的故乡,子弟兵的摇篮”。

曾任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研究部主任的郝雪廷说,抗日游击战由山西推向广阔的平原,推向整个华北。抗战军民齐心协力,创造出麻雀战、地雷战、地道战、窑洞战等多种游击战形式,使日寇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山西战场反扫荡作战的频率和规模,在敌后战场首屈一指。”巨文辉说,山西是八路军敌后抗日的重要战场,为抗日战争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

这是位于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王家峪村的八路军总部旧址。(新华社记者 柴婷2021年1月27日摄)

太行精神浩气长存

抗战足迹留存于斯,太行精神根植于此。

沿着八路军总部在山西的迁移路线一路走来,记者欣喜地看到,一度“山穷水远路闭塞”的老区已焕发新颜,一幅“山里有美景,山上有产业,山下有新居”的美好画卷正徐徐展开。

革命老区兴县是抗战年代晋绥边区政府所在地。2018年6月,往返于山西太原和这里的“蔡家崖号”列车正式通车,结束了这个晋西北老区不通客运列车的历史。

几年前还是贫困户的牛侯伟如今开了一家照相馆,年收入四五万元,还乘着列车去了一趟延安。“新修的铁路连通了太行和延安,今后来老区的人会越来越多。”他说。

山西省左权县麻田村的脱贫户在收割谷子。(新华社记者 曹阳2020年10月16日摄)

砖壁村,这个只有270多口常住人口的村子如今成了知名的红色旅游地,“乘动车从太原出发,四五十分钟就能到达武乡。”李文军说,旅游产业,加上土地流转、日光大棚等多渠道收入,让村民与贫困彻底告别。

在八路军根据地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兵工基地黄崖洞,吊桥天险、保卫战烈士墓地、兵工厂车间等大批抗战遗迹被保存下来,默默诉说着当年抗战的艰苦卓绝。黄崖洞被列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4A级景区,游人逐年增长。

站在左权县龙泉乡连壁村的山头放眼望去,对面山岭上的光伏板漫山遍野,熠熠生辉。“山那边,看不到的地方还有。”65岁的村支书郭应林说,光伏发电让村里2000多亩荒坡荒地变废为宝,连壁村借此一年增收一百万元。

山西省左权县麻田村的村级光伏电站。(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曹阳2020年10月16日摄)

洪洞县万安镇高公村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支书李鹏鹏说,高公村通过发展物流等产业成为全县脱贫攻坚“排头兵”,“以前一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过千元,现在翻了十倍。”

行走在一处处八路军总部旧址,记者耳畔又响起那支让人斗志昂扬的歌曲:

“看吧!

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80多年前,一首气势磅礴的“我们在太行山上”在战火中诞生,传唱大江南北。

80多年后,在同一片土地上,共产党人带领人民谋幸福初心未改。(新华社记者 刘翔霄、梁晓飞、柴婷)

责任编辑:高游
打印】 【关闭